<var id="xrtnh"><video id="xrtnh"></video></var>
<var id="xrtnh"><video id="xrtnh"><thead id="xrtnh"></thead></video></var><var id="xrtnh"><strike id="xrtnh"><thead id="xrtnh"></thead></strike></var>
<var id="xrtnh"></var>
<cite id="xrtnh"><video id="xrtnh"></video></cite><var id="xrtnh"><strike id="xrtnh"><listing id="xrtnh"></listing></strike></var>
<var id="xrtnh"></var>
<var id="xrtnh"></var>
 中國紙業門戶網站
 首頁 > 新聞中心 > 國內新聞 > 正文 搜索關鍵字       
云南農民是否歡迎金光集團?
 
http://www.jualalatsexsualitas.com  2007-03-21 云南日報

 

景谷縣鐘山鄉南景村弄令社馬家井桉樹無性系基地旁,齊刷刷的桉樹林與剛剛燒過的荒地形成鮮明的對比。 

  西盟,阿佤山,拉斯隆梁子。

  汽車顛簸在塵土飛揚的林區道路上,向前爬行。

  “這路再顛車要散了!彼济┦袕V電局跑慣了林區山路的司機,望著看不到前路的大拐彎,皺起了眉頭。

  穿過一座座當地政府改造后鋪起紅色屋頂的佤族新村寨,穿過一片片經過刀耕火種后像羊皮毯一樣掛在山坡上荒涼而貧瘠的土地,我們終于爬到了拉斯隆梁子的背上。

  “再走就出國了”。西盟佤族自治縣副縣長劉桂銘指著對面淡去的遠山,那是緬甸的國土。
 
 
 

  拉斯隆,阿佤山三大山脈之一。

  西盟縣城向西40多公里,阿佤山的最深處,4000多畝金光集團去年7月種下的桉樹林正在靜靜地生長。

  “金光集團在這里種桉樹有沒有毀林?”記者問。

  “沒有。去年金光在西盟種桉樹租地5萬畝,但是實際只種植了3.7萬畝。這3.7萬畝全部是政府抓‘固居固耕’調整出來的輪歇地!眲⒐疸懟卮。

  “種桉樹地上不長草,天上不飛鳥,桉樹是吸肥機、抽水機嗎?”

  “你看看,這片桉樹林紫莖澤蘭和蕨類長得比桉樹苗還高,誰說不長草了,凡是速生的樹種都是大肥大水,西盟山高坡陡,降雨量全省最大,水利化程度低,與其叫水資源流走,不如給桉樹吸,提高資源的利用率!

  “金光集團50年每畝40元的土地承包費,租金不是太低了嗎?”

  “剛才你們也看到了,到這片山上一路有多艱險,這樣的荒地就算是白白送人,人家也未必要,不租給金光種樹,再過20年這里仍然是荒地”。

  “種桉樹給西盟帶來什么好處?”。

  “用輪歇地種桉樹,促進了西盟佤族群眾的‘固居固耕’,改善了佤族群眾的生產生活方式。從去年7月到現在,光是金光付給西盟農民的打工錢就達到了274萬元;金光生產方式進入阿佤山,給佤族傳統落后的農耕模式帶來了巨大的沖擊。一句話,金光進入西盟,荒山利用了、老百姓有收入了、社會進步了”。

  西盟,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少數幾個直接從原始社會“直過”而來的地區。

  在思茅采訪,市里一位領導給我們講述阿佤山時,用了這樣一個例子。當地政府給佤族寨子送去了仔豬,教他們養殖生豬的技術,小豬長成,佤族群眾卻不知道怎樣宰殺,竟采用了他們世代沿用的剽牛的方式。

  有人算過,近年來,政府給西盟佤族的扶貧款,足以讓每家每戶蓋上一幢別墅,但是今天的阿佤山寨,貧困依舊困擾著這片貧瘠的大山。

  告別了“刀耕火種”,在從原始農業向傳統農業變遷的過程中,阿佤山進入了一個“尷尬”的過渡期——“輪耕輪歇”。

  佤族群眾在山間搭個杈杈房,由于只會施天然肥,一塊地種兩年地力不行了,又搬到別的地方再燒一片山。輪耕輪歇的耕作方式,給阿佤山造成了嚴重的水土流失,農作物單產低、收成差。在阿佤山,比經濟貧困更為可怕的是素質貧困,是社會生產生活方式令人難以想象的落后。

  新廠鄉,代格拉村六組。這里緊靠國境線,是西盟乃至云南最邊遠貧困的山寨。

  新廠鄉距離縣城100多公里,緊鄰緬甸,全鄉國境線長達33.7公里,是西盟國境線最長的一個鄉鎮。鄉長助理尼金告訴記者, 金光集團的桉樹基地在新廠鄉有6119.74畝,涉及兩個村子,代格拉六組是其中之一。

  走進副組長巖撒翁家的瓦房,屋子里已經聚集了7名佤族村民。

  “村里有多少戶給金光種桉樹的人家?”記者問。

  “全村140戶全都種了!贝鍟嫀r鎖旺答到。

  “幫金光集團種桉樹找不找得到錢?”。

  “找得著呢,我家去年出了兩個工栽了兩個月的樹,得了1000多塊,賠了蓋房子找政府借的小額信貸1000塊,余下的還買了臺VCD。要是不打這份工,天曉得什么時候才還得起貸款!碧崞鸫蚬しN樹,巖鎖旺有很多話說。

  “村里人都像你這樣找得到錢嗎?”,記者接著問。

  “找得著,找得著,有的承包一小塊地,有的打零工按時間算,用牛馱化肥,牛多的人家一天收入100多塊呢!薄叭ツ暧昙镜臅r候,每袋化肥背上山,金光開到7塊錢!贝迕駛兤咦彀松嗟鼗卮。

  “金光都讓你們干什么,這樣的錢能賺幾年?”。

  “砍草、打塘、定植、施肥、管護都干,施肥還有專門的技術員指導。我們算過了,桉樹種一伐6年,頭兩三年都要涮草、施肥,第6年可以砍樹、運輸,而前5年都需管護,種桉樹我們年年都有錢找呢!

  巖鎖朗是代格拉村六組的第一個承包大戶,記者問他請了多少工,找了多少錢,他不好意思地說,自己記不住,都記在本本里面了,在鄉親們的笑聲中,他急忙跑回家拿記事本,巖鎖朗去年承包了9.7畝山地種桉樹,請了村里10戶人家幫忙,一個夏天,他收入達6000多元。

  “村里平時就是種種包谷,賣點小豬、小雞,全村人均收入只有600多塊,群眾有時連飯都吃不上,種桉樹,村里家家戶戶出人,在家門口就可以打工,村里人是喜歡的!币恢背聊姆恐魅藥r撒翁也忍不住插了一句。

  劉桂銘告訴記者,金光集團的林基地多分布在最偏遠貧困的北部山區,這樣做西盟是有考慮的。金光集團去年開始建設桉樹基地,全縣農民參加打工達13萬個工日。2004年,基地附近的村寨戶均增收140多元,這是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佤族群眾在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的打工,也是增收最見成效的一次打工。

  金光在西盟的基地,采用外來包山與地方包山配合,這使得市場經濟理念第一次在佤山深入人心。金光桉樹種植組織嚴密,從去年7月到現在,已經涮了3次草,鏟了一次塘,施了復合肥。當地群眾平時種莊稼都不施肥,通過種樹,一種新的經營管理理念,一種工業化  的新生產方式被移植到貧困的佤山。去年金光在西盟的桉樹成活率高達91%,遠遠高于政府組織的造林。種桉樹,給西盟帶來的還遠不止這些,2004年金光集團在西盟投入修建通往基地林區路的資金達到了20萬元,還不包括對村寨道路的維護,更為重要的是,通過種植桉樹,西盟的森林覆蓋率得到了提高,要知道由于長期的刀耕火種,西盟的森林覆蓋率在1999年時只有36.2%。

  讓全縣最邊遠貧困的佤族村寨有穩固的增收渠道、通過金光項目的實施引入新的理念,通過在輪歇地上造林促進當地群眾“固居固耕”,帶動佤族群眾生產生活方式的轉變,改善生態。這是西盟人對金光集團進入寄予的希望。

  快要結束在代格拉村六組采訪時,主人家巖撒翁急忙離開準備米酒去了。

  劉桂銘告訴記者,這杯米酒一定要喝,這是佤族群眾的一片心意。

  濃濃的米酒輪了一圈又一圈,奔放的祝酒歌唱了一遍又一遍。

  樸實的阿佤漢子們,用樸實的方式,表達著對我們這些“山外來的客人”的盛情和對未來的憧憬。但是身在大山中的阿佤人怎么也無法想到,就是這片當地政府寄予厚、給他們生活帶來巨大變化、才剛剛抽枝展葉的桉樹林,正在大山的外面,正在那個對阿佤山人民真實生存狀態知之甚少的世界,掀起一陣高過一陣的質疑。

  “有的媒體說金光在思茅的瀾滄、孟連、西盟三縣造桉樹林,是大面積毀林、是損害農民利益、破壞生物多樣性、營造綠色沙漠我們想不通!眲⒐疸懻f,2005年,西盟將種植桉樹4萬畝,縣里將堅定不移地完成這個目標,但是這也意味著當地政府將承受著更為巨大的壓力。

  這一天是3月1日,是記者進行思茅調查的第9天。

  金光 “大肆毀林”真相

  “缸口粗的櫟樹橫七豎八地倒在山地上,20多米長的樹干已被燒焦——在距云南省思茅市瀾滄縣糯扎渡鄉20余公里的一片林漿紙基地上,殘留著很多林木被采伐和焚燒的痕跡!边@是《云南森林告!穲蟮乐,令人觸目驚心的開場白。

  這篇報道指出,金光集團在思茅瀾滄造林,使“上千畝林地被毀”,“記者親眼所見,大面積的砍伐行為的確存在”,并指出“除瀾滄外,金光集團今年(2004年)在云南思茅地區的孟連、西盟兩縣及文山州,共接收土地30余萬畝……在這些地方也不同程度地存在砍伐天然林的行為!痹撈獔蟮赖贸鼋Y論,“金光集團在云南規劃中的林漿紙用地2750萬畝,其中將近一半是繁茂的森林。如果規劃得以順利落實,這些林木資源將遭到砍伐,整個滇南的生態將受到致命性打擊。

  2月26日,瀾滄拉祜族自治縣糯扎渡鄉慢登山村民小組,窯房村。

  在金光集團的桉樹基地上,幾段燒黑的樹干,躺在桉樹叢里。

  “這里在種桉樹以前是什么樣子?”記者問。

  “到處是長滿蕨蕨草的荒地,只有很少的幾棵灌木紅毛樹”。鄉長助理羅聰明回答。

  “那為什么有記者報道說,去年在這里看到了‘缸口粗的櫟樹橫七堅八地倒在山地上’,說這里有‘上百畝、上千畝被砍伐的樹林’?”記者又問。

  “那位記者是我帶到這里的,當時倒在山上的樹干也就是現在這幾棵,那是當地村民砍去起房子丟下的,你們都看到了,沒有幾棵,‘橫七豎八’有些夸大了!绷_聰明答。

  “我們在這里目所能及的8700多畝基地原來絕大部分是宜林荒山,有一部分是從當地群眾的輪歇地調整出來的,記者您看看,盡管是在宜林荒山上造林,這片基地山箐里的水源林、包括原來稍微高一些的樹我們都留下來了!睘憸婵h林業局副局長曹忠福說。

  果然,在林基地的山箐包括遠處的山頭上,成片的水源林長勢茂盛,就在基地的道路旁邊,幾棵高大的樹木茁壯成長。

  羅聰明和曹忠福的說法,在金光集團對瀾滄、孟連、西盟造林基地進行統一管理的思茅金瀾滄豐產林有限公司得到了進一步證實,該公司副總經理彭清志告訴記者:“糯扎渡鄉那片基地,我們去的時候已經有被燒過的樹干了,那是當地老百姓砍來蓋房子的!

  既然是當地群眾蓋房子砍伐的樹木,緣何成了毀林?

  《云南森林告!芬晃慕又鴮鸸鉃憸嬖炝痔岢隽速|疑,“縣政府向國家林業局所作的匯報材料顯示,(瀾滄)林業用地中的無林地(宜林荒山荒地)僅為71.7萬畝”。而去年媒體報道金光毀林造林后,國家林業局森林資源管理司與云南省林業廳、國家林業局駐云南省森林資源辦事處、云南省林業調查規劃院組成聯合調查組,于2004年12月對金光在云南的項目實施進行了調研,在隨后形成的調查意見中也指出,金光思茅造林“存在毀林造林的行為……根據瀾滄縣的調查,金光公司在2003年和2004年的造林過程中,共涉及有林地9580.52畝,在沒有辦理林木采伐許可證的情況下,采伐林木蓄積24709立方米”。

  金光在瀾滄規劃的造林面積是300萬畝,是三個縣中最大的一塊,瀾滄究竟能不能提供300萬畝的營林地,金光毀林造林又是怎么一回事?

  在瀾滄縣政府關于金光造林的一份名為《引進外資實施速生豐產林基地建設實現瀾滄經濟社會發展新跨越》的匯報材料中,記者讀到這樣的內容:瀾滄縣全縣1321萬畝總國土面積中,林業用地面積為785.4萬畝,其中宜林荒山荒地為71.7萬畝。全縣有農地516.4萬畝,其中有306萬畝輪歇地。2003年,依據國家有關法規政策,為徹底解決當地群眾長期以來輪耕、輪歇,形成的廣種薄收、土地閑置浪費、生態受到破壞、農業產業結構難以調整等問題,瀾滄在全縣范圍內開展了核實固定農戶承包旱地的“固耕”工作,農戶用于種糧的旱地全縣固定為110萬畝。通過固耕,在總農地面積中,條件較好的地塊已作為農戶的旱地固定下來,在農民糧地得到充分保障、林基地建設與農耕地之間不存在矛盾和沖突的基礎上,瀾滄除了71.7萬畝宜林荒山荒地外,尚有300余萬畝輪歇地可供速生豐產林基地規劃使用。瀾滄建設300萬畝速生豐產林基地,土地資源  是完全有保障的,并非像媒體所擔憂、或是妄加推斷的那樣:除了荒山荒地,瀾滄為了造林只有毀林砍樹。

  匯報材料同時指出,為了做到林基地項目建設與保護生態有機結合,避免“毀林種樹”, 瀾滄縣積極地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森林法實施條例》,瀾滄縣在與金光的協議中作了明確的規定,即郁閉度在0.2(含0.2)以上的,視為有林地,郁閉度在0.2以下的為無經濟價值林地,作為無林地處理。有林地上的林木,以承包的方式,由金光集團管護,待紙廠建成后方能采伐,并由金光集團按市場平均價對該地塊原林權所有人進行一次性補償。而無林地塊,由于項目建設規劃的需要,對原生長的無經濟價值的低產稀疏林、灌木林進行伐除后造林。

  瀾滄氣候、土壤條件極適合林木成長,原來的荒山荒地退耕幾年后植被就恢復了。也就是說,要在瀾滄這樣的地方,找一塊一棵樹都沒有的荒山荒地是不可能的。在瀾滄,稀疏林、灌木林更有一種民間叫法——砍柴山,當地群眾日常的生活用柴都是從這些山上砍!渡址ā芬幎,民用林、薪炭林的采伐都要下達指標、辦證后才能采伐,但實際情況是,在云南甚至在全國,像瀾滄這樣的山區,當地農民砍燒柴根本不可能辦證。瀾滄在規劃金光造林的基地時,充分考慮到了這一問題,許多林地是結合農民燒柴、蓋茅草房選劃林地,建基地伐除后的稀疏林、灌木林,能做燒柴的做燒柴,能蓋房的蓋房。瀾滄去年完成了5000多戶茅草房改  造,絕大部分是這樣取材的,糯扎渡鄉就是一個典型。而我們的一些媒體報道,看到宜林荒山上有幾棵砍下的樹干便大驚失色,視為成百上千畝的毀林,顯然有失客觀。

  從國家林業局等部門的調查意見可以看出,金光2003年和2004年在瀾滄縣的造林過程中,共涉及有林地9580.52畝,在沒有辦理林木采伐許可證的情況下,采伐林木蓄積24709立方米,這兩萬多方林木,“由于林分質量殘破,采伐的林木大部分被當地村民用于燒柴,少部分用于當地‘茅草房改造工程’,還有部分林木被遺棄在造林現場!

  “9000多畝有林地砍伐下來的木材絕沒有一方被承包商當商品林拿到市場上賣,木材全部變成當地老百姓的薪炭林和茅草房”,瀾滄縣副縣長陳云昌在接受記者采訪說。

  “9000畝毀林造林在瀾滄的確是事實,但是這些被砍伐的9000多畝有林地全部都是零散林地,遍及全縣20多個鄉鎮,從9000多畝蓄積量僅有2萬多方來看,這些林地屬于低產林。發展林產業,低產林改造應該是重點,但是關于低產林改造,有關的林業法規還跟不上。低產林碰不得摸不得,長幾十年還是低價值,事實上還是讓老百姓當柴燒,如果把低產林投資改造成速生豐產林,不但商品價值提高了,生態效益也不會降低。瀾滄縣被砍伐的9000畝有林地,有2萬多方的蓄積量,但是,自2003年金光在這里建設造林基地43萬畝,43萬畝的蓄積量是200萬方,2萬方與200萬方相比是什么概念,看問題要看主流和發展。2004年,瀾滄縣完成造林32萬畝,在中國的造林歷史上一個縣如此大規模的造林,是全國之最,也是金光集團在中國及國外的造林之最,這樣大規模的種樹有什么錯?”提到瀾滄背負的毀林罵名,陳云昌覺得有話要說,“瀾滄幾百萬畝的荒山荒地,上百年、幾十年都不用,金光不進入再過幾十年也是閑置著,像我們這樣的邊疆縣,不靠引進大項目大投資,靠自身積累或國家投資要到什么時候才能讓農民脫貧,不搞林紙產業,我們又能干什么。瀾滄出現的問題都是發展中的問題,是可以解決的,說瀾滄大面積毀林,說云南森林告危,我希望輿論對瀾滄的關心,應多從當地群眾的發展出發!

  陳云昌的觀點在瀾滄的干部中很有代表性,在上面提到的瀾滄縣政府關于金光造林的匯報材料中最后寫道:“報道文章對我縣乃至全省引進外資實施速生豐產林基地建設項目提出質疑。由于文章涉及我縣的有關情況敘述與事實相悖,特別是文中提到的‘毀林種樹’、‘森林告!拿枋雠c預測,以及對我縣糯扎渡鄉基層干部是‘狗官’的辱罵,已在社會上造成了極為不利的負面影響,對我縣擴大開放,招商引資,加快發展帶來了很大壓力……”

  而這樣的憤怒不僅出現在瀾滄縣,《云南森林告!分赋,“除瀾滄外,金光集團今年(2004年)在云南思茅地區的孟連、西盟兩縣及文山州,共接收土地30余萬畝!谶@些地方也不同程度地存在砍伐天然林的行為”。但據記者調查,西盟縣2004年以來定植的3.7萬畝桉樹,全部是輪歇地,而孟連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縣2004年規劃了10萬畝,但由于縣里最近幾年橡膠、咖啡、甘蔗等產業發展較快,荒山荒地有限,只定植了6.6萬畝,全部是宜林荒山,根本就不存在“砍伐天然林的行為”。

  桉樹“克生”真相

  2月27日清晨,瀾滄縣竹塘鄉,214國道線旁。 從公路旁爬到山頂已經滿頭大汗。

  不知名鳥兒的叫聲此起彼伏,“有黑頭公、的哩雀,嘿,還有荒地雀”,瀾滄縣委宣傳部陪同我們采訪的王文貴辨別著鳥叫聲,開心得一頭躺倒在樹下厚厚的落葉上。

  “當心有蛇。如果不是在公路邊,不然保不準有麂子!蓖跷馁F很有經驗地說。

  瀾滄縣林業局副局長曹忠福告訴記者,這是300多畝桉樹林,是1993年勐朗鎮和縣林業局種下的。

  “不是有桉樹的地方,地上不長草、天上不飛鳥,土里的水也會被吸干嗎?”記者問。

  “你看,路旁的水溝里不是有山上流下來的溪流嗎,據說這地方原來是沒有小溪的,是桉樹養出的水分。這地上,到處是茂盛的蕨蕨草、紫莖澤蘭,樹下面還有灌木林,這棵是水冬瓜,那邊是紅毛樹,還有西南樺!

  晨光中,郁郁蔥蔥的桉樹林生機勃勃,有的樹干的直徑已經長到30多公分。

  “大規模種植桉樹會對云南的生物多樣性帶來嚴重的影響”,“云南作為以山地為主和生物多樣性特別豐富的省份,境內至今還沒有大規模營造大面積桉樹純林的成功范例,一旦大規模的推廣營造桉樹工業原料林基地,將會對林地生產力和本地優良樹種的保護、森林資源和生態狀況造成重大影響!譂{紙一體化選擇尚有爭議的桉樹作為主要造林樹種是不妥當的!

  云南發展林紙產業可謂命運多舛,這方“毀林”的事情還沒說清楚,那方種桉樹又遭到“發難”了。

  桉樹是吸水機、吸肥機,是“克生”樹種,有桉樹的地方,會變成“綠色沙漠”,會變成“寂靜的春天”,甚至牲口吃了桉樹葉都會得病。

  但是,桉樹真的這么可恨嗎。

  記者又來到瀾滄縣竹塘鄉東祖村張嘎梁子。 在這里,金光2003年7月種下的1300多畝尾桉、巨桉,已經長到一人多高。

  “經常有野生動物跑進樹林里!辈苤腋8嬖V記者,“其實桉樹是闊葉木,保水的效果比思茅松還好呢”,這位林業局長對桉樹受到的“圍攻”很是同情。

  思茅金瀾滄豐產林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彭清志告訴記者,說桉樹是吸水機、吸肥機,沒有道理!爸挥蟹柿喜粔蜩駱洳艜䦶耐恋刂形,如果地力差種什么都不成,我們種桉樹,多大的桉樹要‘吃幾碗飯’都是算好的。金光種桉樹,草是最大的危害,基地第一年要涮3∽4次草,第2年、第3年都要涮,為涮草公司每畝要支付22元到23元的費用,而2004年,光是給基地追肥、積肥,金瀾滄公司就投資了4000多萬元。金光在西盟、孟連的桉樹基地最近還鬧了‘羊災’,當地老百姓甚至外國(緬甸)的羊都會跑到基地里吃樹葉!

  事實上,為了保持生態的多樣性,使造林更加切合規劃地塊的立地條件,提高造林的綜合效益,金光與三個縣都達成了共識,即按照適樹適地的原則,把引進外來樹種和選用鄉土樹種結合起來,通過選用一些適宜的鄉土樹種,以避免桉樹種植遺傳基因窄化,選擇多品種多品系混交栽培。如瀾滄縣已經定植了旱冬瓜2.25萬畝,西南樺2.25萬畝,初步解決造林樹種單一的問題。金光的桉樹基地,都把溝谷里的原有樹木作為天然的隔離帶、水源林、防火帶保留了下來,這樣的林地3個縣累加起來,達到了2萬畝,彭清志說:“這2萬畝是我們保留下來的鄉土樹種!

  “金光在海南也種桉樹,廣東雷州也有大面積的桉樹,可是在那些地方都沒人說,這桉樹怎么到云南就種不成了呢?”說起這個話題,彭清志也很困惑。

  世界上種植桉樹成功的例子很多,有專家指出:“巴西是目前世界上種桉樹發展最快、人工造林水平最高、利用率最高的國家,種的桉樹遠比云南多,什么問題也沒有。澳大利亞90%種的是桉樹,也沒有帶來肥力下降,反而生態越來越好,土地越種越肥”。

  在記者采訪的瀾滄、西盟、孟連縣的桉樹基地,除了剛涮過草的林地,幾乎到處可見茂密的蕨類植物和紫莖澤蘭,在西盟,副縣長劉桂銘告訴記者,在西盟的輪歇地上,往往丟荒幾個月就長滿了蕨類、紫莖澤蘭,而這些地方,樹很難長起來,桉樹的種植相反對綠化荒山、防止水土流失起了有益作用。

  再從企業的角度看,金光作為企業投資建設桉樹基地,一方面,從企業追求利潤最大化出發,固然有桉樹是速生豐產最好樹種的原因,另一方面,如果桉樹果真出現了專家們擔心的地下水位下降、土地肥力下降等現象,真的破壞了生態,那么,金光要承擔法律責任不說,第一個輪伐期過后,地力不行了,企業的原料供給也將出現問題,這意味著投入巨額資金發展林紙的金光將面臨巨大的損失,相信任何一家企業,都不會干這種賠本的事。

  在巴西、澳大利亞,甚至在廣東、海南,桉樹從來都沒惹過像在云南這樣的“麻煩”。

  云南的桉樹究竟惹了誰?

  彭清志說,也許是因為云南是聞名的植物王國、動物王國,外界對云南的期望太高、云南的生態問題太敏感,就是自己沒到云南時也以為這里到處是原始森林。

  對云南的青山綠水關注本身并沒有錯,關鍵是立足點,是以發展的眼光看保護,還是以孤立、靜止、背離科學、不顧客觀的眼光看保護。

  采訪中,瀾滄縣副縣長陳云昌的話,極大地震撼了記者:“瀾滄縣從原始社會直過而來的農民平均一天攝入肉食6錢、蔬菜8錢,全國有3000萬貧困人口,瀾滄有30萬,占了百分之一,全省有50多萬農民住茅草房、杈杈房,瀾滄有5萬,占了十分之一。瀾滄98.8%是山區,全縣47萬人口中,43萬是農民,2004年瀾滄人均純收入只有848元,財政收入只有4250萬元,而財政支出卻高達3.59億元。瀾滄全縣有20多個民族,其中一半是從原始社會‘直過’而來的!

  ……

  記者在金瀾滄公司了解到,金光造林,除了租用土地的租金,他們平均每畝造林付出的勞務費為110元,扣稅后是每畝85元,2003年以來,金瀾滄用于造林的投資一共是1.8億元,這其中,有6160萬元是付給農民工的。彭清志告訴記者:“保守的估計,從2003年進入,金光在思茅三縣雇用了約1.3萬農民,去年8月僅瀾滄縣東回鄉一天就發動1000多農民上山造林,僅東回鄉苗圃一天就要發6000多元的工錢。并且金光在承包林基地的時候,以優先考慮給當地農民承包為原則,除非當地農民不愿意種,他們才考慮把基地交給外面的承包商!倍诨A設施投入方面,金光從2003年開始,在思茅三縣新修林區道路220公里,每公里投資7000元,維修道路100多公里,每公里投資3000元。

  陳云昌告訴記者,由于固耕之后騰出來的輪歇地大部分用于造林,當地農民只能提高農作物的單產、選擇種植比較效益更高的產品,瀾滄縣雜交包谷在2002年以前,政府推廣多年始終沒能突破3萬畝,而僅2004年一年,瀾滄的雜交包谷就突破了12萬畝。這種變化,在西盟縣的阿佤山寨則更為明顯。

  云南有好山好水,你就得死死守住,管你要不要脫貧,你沒有發展的權利。

  事實證明,對森林資源的保護,并不是一個死守就能守住的。 輪耕輪歇破壞生態、伐薪為炭破壞生態、取木為梁也破壞生態…… 而在云南廣大林區,這樣的問題普遍存在,并且無法管理,形成這些生態破壞的原因只有一個——貧困!

  因為貧困,因為林地對老百姓沒有價值,老百姓砍一棵樹不如種一棵玉米,毀林種地是唯一的發展方式。而要改變這種狀況,只有讓農民自覺、自愿地去保護森林,變“砍樹賺錢”為“護樹、種樹賺錢”。在發展與保護之間建立一個和諧的發展模式,云南林業的生態保護,必須走“生態建設產業化,產業建設生態化”的林業發展道路。

  “云景”模式 “典范”的困惑

  瀾滄縣竹塘鄉長了11年多的桉樹林下面長滿了蕨類和雜草。

  2月24日,景谷縣鐘山鄉南景村弄令社馬家井桉樹無性系基地。

  基地旁的標牌上顯示,這片2002年6月種下的265.8畝桉樹林,株高已經達到了11.58米。

  采用“公司+農戶+基地”聯合開發建設以桉樹為主的原料林基地,到2004年底,云南云景林紙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云南云景林業開發有限公司(簡稱景林公司),已經在景谷縣發展種植桉樹7.6萬畝。

  在基地,我們采訪了守護自家林子的傣族農民周永云:“我去年剛花了3.6萬元買了張農用車,再過兩年桉樹一賣,不但這筆錢收得回來,幫人搞運輸、拉農活還可以賺錢呢”,周永云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他家種了20畝桉樹,景林公司每畝墊付432.89元,提供樹苗、化肥,教他們種植技術,5年后,每畝桉樹可以長到8∽10立方米,每立方米2000元,扣除景林公司墊付的432.89元和10%的技術指導費,按每畝產8方算,種一畝桉樹可以賺1500元。

  南景村委會的村書記李明德告訴記者,景林公司墊付給農民的432元里,勞務費是250元,如果不雇工,這250元就是農民自己的,“錢就得的更多啦”。

  “以前這里是砍柴山,放牛人都懶得進去,種上桉樹不但望著能賺錢,沒幾年,地里‘山包水’也出來了”,周永云告訴記者。

  “村里有多少人家在種景林公司的桉樹?”在南景村公所,記者問。

  “多啦,我們有20個寨子呢”,村主任周光華拿出算盤,一個個村子算來,“嗯,一共是20個寨子,195戶,弄令寨那樣的寨子,39戶全在種,種了265.8畝呢”。說起種桉樹的變化,周光華十分興奮,“去年全村農民人均收入1970元,高出全縣平均水平300元,種起桉樹,群眾護林愛林意識提高了,很少再到山上砍燒柴,村里現在燒沼氣的有300多戶!

  “南景種了2900畝,是全鄉種桉樹最多的一個村,現在全鄉有十四五個村委會在種,有的群眾房前屋后都在種,雖然還沒有砍賣,但是種桉樹看得到前景,是經濟發展的新亮點,將來會成為鄉上的主要收入”,鐘山鄉副書記謝平(謝平新聞,謝平說吧)向記者介紹。

  記者聽說,去年鐘山鄉的群眾聽說種桉樹有“毒”,他們還專門組織人到廣東雷州林業局考察,便問起這段經歷。

  “去年6月,鄉長帶著我們6個村的書記坐飛機去的,到雷州那邊考察了林業局和種樹的老百姓,人家種了10年又砍了兩伐的土地,又去種面瓜(南瓜)也沒見地里不出水、不長草、有毒。廣東的老百姓都說,這個樹沒有禍害,好幾個老倌倌、老媽媽都說呢,技術員也來介紹,回來后,我們家就種了29畝!蹦暇按宓臅浝蠲鞯碌囊环,引來了大家的一陣笑聲,“看看種桉樹沒有毒,他成了種植大戶呢,”村里人插嘴說。

  作為云景林紙的“造林公司”,2001年起,景林公司在云南省開發投資公司的支持下,與雷州林業局進行技術合作引種桉樹無性系品種種植,在不同海拔地區進行試林、測定林的種植試驗并獲得成功,在此基礎上,2002年至2004年,景林公司累計投資700多萬元建立起了桉樹組培工廠和中心苗圃。從2002年開始,他們嘗試性走林業體制創新的路子,利用當地村寨的集體林、自留山或承包地采用“公司+農戶+基地”的造林模式,到2004年底,以這種模式營造的桉樹林,在景谷已涉及10個鄉鎮2000多戶農戶。

  景林公司的造林模式,充分考慮到了與當地群眾利益的共享,公司通過提供墊資、技術指導進行產業引導,林木成為農民自己的產品,這種模式充分調動起了千家萬戶的百姓積極參與到原料林基地的建設中,不但保證了老百姓的利益、自愿的原則與營林的高收入,也解決了老百姓種樹與種其它作物的矛盾,更為重要的是,這種方式,提高了老百姓愛林護林的意識,當地群眾建沼氣、改用電炊、液化氣的積極性高漲,有效地緩解了伐薪為炭對生態造成的破壞。

  云景林紙的這種模式,就是金光集團也表示贊同,彭清志表示,因為金光考慮到林紙項目剛剛啟動,桉樹掌握在農戶手中市場風險較大,待基地成熟后,他們會考慮借鑒云景林紙與農戶合作的模式。

  1995年12月,由云南省開發投資公司、云南省林產品工業總公司、景谷林業投資有限公司、景谷縣林業股份公司、景谷縣電力有限責任公司共同投資18.5億元建設的云景林紙股份有限公司,是云南省規模最大的林紙生產企業,而在中國的林紙產業界,這家企業更是被認為是中國制漿業歷史上,第一家真正建立林紙一體化經營機制、首創國內造紙工業可持續發展最成功范例的企業。

  桉樹基地只是云景林紙營造原料林的一部分,云景林紙更大規模的造林是思茅松。1998年9月,云南省人民政府下達《省政府決定事項通知》,根據文件精神,“為切實解決原料林基地問題,由景谷縣劃出100萬畝林地交由思茅紙廠(云景林紙)經營,每畝林地作價50元,共5000萬元作為景谷縣政府的股份,100萬畝分10年完成,即每年建設10萬畝,每畝投資300元,每年投資3000萬元,10年共完成投資3億元”。原料林基地從1998年啟動,到2004年,已經累計完成原料林基地建設60.7萬畝。然而,就是云景林紙的這種被中國林紙業視為“典范”的造林模式,在金光集團云南造林的爭議中受到“株連”,被有些媒體稱之為“更大規模的毀林”。

  云景林紙受到的“株連”,充分暴露了林業現行政策上的一些問題。

  云景林紙所在的景谷縣林業用地達874.9萬畝,占全縣國土總面積的77.5%。森林是景谷縣最大的優勢資源。景谷在云南的林產業中占有重要的地位,這里有云南首家上市林業企業——云南景谷林業股份公司和云景林紙兩大企業,近年來,景谷全縣農民人均從林業上獲得的收入為521元,占全縣農民人均純收入的33.9%,在云南縣域經濟還在苦苦尋找工業化突破口的時候,景谷縣早在幾年前就實現了第二產業超過一產和三產的突破。

  “云南林業看思茅,思茅林業看景谷”。景谷縣是全國林業改革的試點縣、云南省山區綜合開發的試點縣和思茅林業綜合改革示范項目的實施縣。為做活、做強、做大全縣最大的優勢產業,也為云南林業的發展尋找一條新路子,以“管死公益林,放活商品林”為原則。景谷縣在云南省率先推行了林業股份合作改革,按照“分股不分山、分利不分林”的原則,把分散到戶的自留山、集體林折價入股,實行統一管理,規模經營,解決了一戶多山頭、一山多戶主的林業經營權分散、得利較少的問題。又在全省率先推行了林業分類經營改革——把森林劃分為商品林和公益林,并編制上報了《景谷傣族彝族自治縣森林分類經營方案》,成立了全國首家縣級生態公益林管理局,對公益林進行嚴格管理,并制定了林業管理條例、森林資源管理辦法、木材生產管理辦法等一系列林業管理制度。

  2002年3月,景谷縣劃出100萬畝商品林地委托云景公司經營管理,實施原料林基地建設,企業一次性支付國有林每畝40∽50元,集體林每畝180元的補償,經營期為50年,并與云景林紙簽訂《林業委托經營協議書》,頒發了林地林木使用證,由云景林紙按照采伐多少種植多少的原則,砍一畝種一畝、砍疏種密、砍差種好、砍劣種優、砍掉次生的種上速生的,實現林業資源的永續利用。云景林紙由此成為了全國制漿企業中,第一家擁有林地林木使用證,擁有自己的原料基地的企業。通過幾年的建設,云景林紙的林基地徹底改變了原來森林林分質量較差的狀況,大幅提高了林木的蓄積量,提高了當地群眾愛林、護林、造林的積極性、自覺性,也保證了企業的原料供應,真正達到了政府、企業、百姓、生態共同受益,但是從具體的林業政策上,云景林紙的模式,又存在“違規”的問題。

  有人提出,云景林紙已營造的原料林基地為60.7萬畝,基本上是采伐現有的天然林來營造原料林,嚴重違反了《森林采伐更新管理辦法》的有關規定,也不符合世界森林管理委員會(FSC)對天然林的保護和恢復提出的標準要求。

  “云景林紙是種得越多,砍得越多,種得越多,越說明是在大面積毀林”!云景林紙面臨巨大的壓力。

  2004年7月,亞洲開發銀行評估團對云景林紙建設項目作完工報告的第十次現場調查評估,專家對云景林紙目前的生產經營成績表示驚訝,認為云景林紙一體化模式是中國林紙產業的一個典范。也就是在2004年,通過多年的努力,曾經長期虧損的云景林紙實現了連續4個月盈利,企業進入了良性發展的軌道。但是,盡管云景林紙在林紙一體化道路上做出了艱難并且已經頗見成效的努力,他們仍然成為了林業發展方向與發展轉軌時期,不同意見共同指向的“靶心”。

  “造紙的關鍵是要有‘林’,在發達國家幾乎沒有造紙企業不種樹的。林漿紙一體化,中國真正付諸實踐的企業少之又少。到2003年,我國種植的速生豐產林面積不足300萬畝,僅占整個速生林規劃面積的1.4%,其中金光集團APP種了200多萬畝,接下來就是云景林紙的51.7萬畝。別小看這個數字,除了金光集團,國內所有造紙企業種植的速生豐產林加起來也沒有這么多。誰都知道人工林的木材生產能力是天然林的2至10倍,如果不建立大規模速生樹種人工林,林漿紙一體化無疑將成為無源之水,造紙企業實行林漿紙一體化缺的是勞動對象——土地,缺的是生存發展的‘氣候’條件,缺的是特殊的經營自主權——分類經營,把生態公益林、商品林、人工林的界限劃清,功能明確。否則,專門劃出一塊土地‘為造紙而種樹’也不成,有‘生物多樣性’的‘帽子’懸在頭上,從采伐方式到造林方式都由不得你,遑論“效益最大化”。這樣的企業還叫企業嗎?”幾個月前,云南省開發投資公司副總經理、云南云景林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水在接受記者專訪時,就發出了這樣無奈的感慨。

  “全國林紙一體化比云景林紙走得順的沒有,自己掏錢種60多萬畝林紙基地的企業在全國也沒有,但就是這樣的企業,正在承受大規模毀林的壓力”,景谷縣縣委書記查定明對記者說,“說景谷‘毀林’,景谷做不到在荒山上種樹,因為景谷就沒有荒山。林業要實現產業化,就需要高投入、高產出,等著思茅松自然生長40年一個輪伐期,這還叫產業嗎?有企業愿意投資干這個事嗎?思茅松自然生長40年輪伐,每畝蓄積量不過8個立方,我們人工種,10年也是8個立方,人工林還提高了林分質量、木材蓄積量、有效防治了思茅松天然林頻發的病蟲害,景谷沒有荒山,改造天然林,砍了就種,種了就能活,絕不會造成水土流失,這是不影響生態,還實現資源利用最大化的有效途徑!庇浾吡私獾,思茅提出的新增30萬噸漿、50萬噸紙廠、200萬畝林基地,用云景林紙的模式,在景谷一個縣就可以完成,但是,云景林紙目前才10萬噸漿的生產規模,就已經受到了很大的壓力!拔腋闪20年林業,我要堅持真理!弊鳛橐粋在林業企業和林業大縣地方政府都曾經擔任要職的“老林業人”,查定明顯得情緒激動。

  云景林紙的困惑,事實上對于云景、對于金光云南造林,甚至對于中國的林紙產業,都具有代表性,這其中暴露出了中國林業從只取不予,單純砍木頭,到實行“天!,大力提倡植樹造林,全力維護生態安全,再到今天,林業發展站到是堅持單純的生態建設方向,還是轉為“生態建設產業化、產業建設生態化”方向的十字路口上,出現了現行林業政策與現實情況的種種矛盾,出現了從單一林業目標、向多項林業目標轉軌帶來的思想體系和政策體系的矛盾。

  記者在采訪中,從地方基層和林業部門中聽到最多的一個觀點是, 在林業產業大轉軌的時期,云南“敢吃螃蟹”引來非議和不理解是正常的,這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促進了云南林紙產業進一步走上更科學、合理、規范的發展軌道,但是,不管云南林紙一體化承受多大的壓力,林紙一體化,這條希望產業道路應該堅定不移地走下去。

  要大力開發森林資源,做大做強林紙產業,把云南建成中國最好、最強的林紙一體化強省,云南林紙一體化這樣規劃自己的發展藍圖:到2010年初步形成林紙一體化的產業格局,建立大規模、高起點、社會資本為主導投入的產業體系。造紙能力達到120萬噸/年,配套建設完成造紙林、竹基地372.12萬畝的生產體系。到2020年建成競爭力強、有較大規模的林紙一體化產業,形成總制漿能力350萬噸/年,造紙生產能力215萬噸/年,配套建設完成造紙林、竹基地2611.12萬公頃,成為云南主導產業和全國重要的商品林木漿基地。而隨著林紙產業的發展,到2010年,云南的森林覆蓋率也將從50%增長到66%,增加16%。

  云南經濟發展“希望在山,出路在林”。

  林紙一體化是一項經過科學規劃惠及云南4400萬人口的希望產業。

  云南有能力也有權利這樣憧憬自己的未來。

評論】【推薦】【打印】【關閉
用戶
匿名發出
 紙印論壇 ·紙業 ·印刷 ·造紙 ·紙張 ·包裝 ·出版 ·紙網 · ·景華 ·紙品 >> 更多
·云南農民是否歡迎金光集團?
Copyright @ 2000-2007.Beijing IyoUyoUI Network Sci-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設置中國紙網為首頁
版權所有 恩佑科技  
需要服務請點我客服電話:010-82058153 010-82058159 010-82057003
某工厂女厕所偷拍大屁股